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山听雨的博客

来自新会的思品政治学习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来自广东新会

网易考拉推荐

八年级《4.3追求有意义的人生》  

2016-12-07 23:28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每个小组选择一个人物事例进行分析。
1. 你认为他 / 她的人生有意义吗?有的话,体现在哪些方面,为什么?没有的话,为什么?
2. 对于他 / 她的人生选择,你赞同吗?为什么?
3. 如果面临相似的选择机会时,你会跟随他 / 她的选择吗?为什么?
4. 该事例对你有什么启示?要实现你的追求,你会怎么做?
5. 在进行人生选择时,你主要会考虑哪些因素?

许吉如:《黑土麦田 实干兴邦》
http://tv.cntv.cn/video/VSET100205289136/237898027b594a35ac81f7198b13f2dc

(哈佛才女许吉如的演讲稿《黑土麦田 实干兴邦》,一段中国青年村官的创业故事 ,希望能为我们带来责任与使命的感召和鼓舞。)

  8年前,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男神,他叫秦玥飞,高中毕业之后,就直接被耶鲁大学的本科录取了。在那个年代,从中国直接被常青藤本科录取的学生少之又少,所以在那个意义上,他是我们身边一群女生心里的男神。他个子很高留长头发,很摇滚,但是整个人话不多,很安静又显得很文艺,然后你知道女生面对这种男神嘛,就是会想说他毕业之后去干嘛,未来会怎么样?

  2014年,我又见到了我的男神,也见到了他的工作。他剪短了头发,耳朵后面别着一根香烟,然后脚上穿着一双解放鞋,蹲在地上。他在湖南省,在衡阳市横山县的贺家村,他是贺家村的村主任助理和团委书记,也就是我们都很熟悉的村官。这个时候他在贺家村已经做了3年的村官,那他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呢?有老人过来跟他说,说小秦啊,这个家里的屋顶漏雨,小秦帮着解决一下好不好?有人热水器坏了,小秦会修吗?还有老人就说,小秦你有女朋友吗?我儿子今年30岁了,还没有女朋友,小秦能不能帮着找一个?

  这些事情玥飞处理不了,但他真的会去做。他去捣鼓热水器,他去研究国家确实没有专门的资金去修补漏雨的房子,但是有危房安置的政策,那么这个老人的房子年岁已久算危房,给他写报告。他还去其他几个村子问,你们村里有没有那个找男朋友的姑娘,要结婚的,我们村里有男的,我们那个配一配。

  我跟他说,我说师兄啊,你是来做公共服务的,你做村官,可是你现在每天就是些家长里短,那怎么服务啊?你怎么给这个村带来改变?他立刻纠正我,他说吉如你错了,我从来没有想过改变。因为改变往往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,可是你我,我们都没有资格去定义,说中国的农村应该什么样,百姓应该怎样生活。村民有村民自己生活的逻辑,这套逻辑我认可,我接受。

  三年下来,玥飞为贺家村筹款80万余元,他修成了路,建成了水渠,还办起了信息化教学。可是村官的任期就是三年,他要离开这个村子了,玥飞就在想,他说我走了之后,这个村子怎么办?可能这些孩子因为信息化教学,这个英语成绩提高了20分,化学多考了30分,但是两三年后,他们是不是还是要走上去建筑工地搬砖的道路?他意识到不能总去要钱,财富应该被创造,他想到了农民要创业。

  2013年开始,他筹备了一个平台,这个平台每年从国内和海外的高校选拔一批毕业生,作为村官带领和帮助农民创业,这个平台的名字叫黑土麦田。今年,就在前几天,第一批选拔出的村官,已经前往湖南、江西、广东、山东,四个省份的15个贫困村。他们的目标是用两年时间,帮助这15个贫困村里的每个人获得3140元的年收入。

  玥飞跟我说,吉如你不要看这个15个村子,然后3140这些数字,我告诉你,能做成的不难的。我说你怎么这么乐观?你很自信啊!为什么你就是这么笃定的觉得它一定能做成?但是我想到要在农村做这些事情就是很难。他想都不想的跟我说,因为你没有去做,你没有去做你就觉得它难,就像那些批评中国的人,可能从来都没有来过中国,对,批评是知识分子的权利嘛,但是建设是每一个人的使命。

  黑土麦田的英文名叫做“Serve for China为中国服务”,我想到美国有一个公益组织,它的那个英文的那个结构跟咱们的“为中国服务”有点像,叫做“Teach for America为美国而教”。每年他们选拔美国的大学生到美国最不发达的地方去教他们的孩子,有人说,那不就支教吗?我们也有。但是人家的支教,一,给了每一个年轻人类似于城市白领的收入,保障体面的生活;二,平台很成体系,你想做一些超出支教范围内的事情,都有技术和资源的支持;三,支教结束之后,你可以选择继续扎根做教育,但是世界500强,知名商学院,还有参议员的办公室,都会向你打开大门,因为美国它相信这群愿意“为了美国而教”的年轻人。

  所以很多时候很多的一些名校生,他会挤破头要去“为美国而教”。那么这个情形反到中国来,我会想说,我们的大学生会挤破头皮去做村官吗?有人说不可能,但是为什么不可能?是因为中国的年轻人没有理想吗?是因为中国的年轻人不渴望有所作为吗?资源的不匹配,平台的不完善,其实足以让一些年轻人望而却步。因为年轻人的执著,不应该在一些本可以被避免的问题上被考验。因为年轻人也是人,也要生活,也会害怕。

  所以黑土麦田所做的尝试,在这个平台上结合政府部门,全社会、企业、投资机构的力量,就是要给年轻人生活上的保障和工作上的资源支持。它其实解决了玥飞心中一直以来的难题:我们如何通过制度的设计,而不是情感绑架,去帮助年轻人实现家国理想。

  此时此刻就在我演讲的此刻,玥飞人在湖南湘西,和那30个他一起选拔出来的大学生村官在一起。他说吉如你要有兴趣,可以去看我那个朋友圈,我在上面放了另外一批四个去山东的村官的照片,那个照片上面绿油油的,特别好看,特别美。但是我想,当初吸引玥飞来到农村,作为一名村官的原因,一定不仅仅是美丽的景色。我跟很多人一样都好奇,一个耶鲁的高才生,为什么要选择做村官呢?

  玥飞说,当年母亲曾经带他在北京借读,他们住过地下室,然后穿过亲戚给的旧衣服,还去买过那个超市打烊前,所以会打折很便宜的食物。他说我在耶鲁的每一年都会假期回农村做田野调查,我意识到其实农村的父母跟我自己的父母是一样的,就是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过得比自己更好。他们可能自己在城市去盖那个一辈子都住不进的高楼大厦,但是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天,有那个能住进去的可能性。

  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总说“中国梦”,中国梦是什么?我们今天先不谈国富民强,或者民族复兴。国家是由一个个人和一个个家庭组成的,让每一个人都过得更有尊严,让每一个家庭的孩子有超越父辈的可能性,如果我能参与进这个过程,我觉得我就是帮所有的父母实现我自己父母的那个愿望。

  在很多的媒体报道上呢,玥飞有一个绰号,叫“耶鲁哥”,因为他非常优秀的学历背景。玥飞本人一定不是一个喜欢用这样的光环为自己增光添彩的人,但是不可否认,耶鲁对他有着深远的影响。一百多年前,在玥飞的母校耶鲁大学,有一群中国人,他们的名字至今我们都挺熟悉的:詹天佑、马寅初、容闳。

  那个年代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耶鲁,耶鲁留学生回国没有光环,没有实惠,但是大多数人都回来了。有的在搞铁路,有的在搞电路,有的在搞经济,有的在甲午海战中保家卫国,有的就跟着定远舰、致远舰一起沉到黄海底。时代在变,时代的使命也在变,但是我想到这一百多年前的这些年轻人,我看到今天的玥飞,我觉得年轻人从来就没有变。

  一百多年前,那个使命是救亡图存,是挽救民族之魂,年轻的生命在定远舰、致远舰上沉下去,然后用年轻的身躯去缓缓托起一个几乎就要沉到海底的民族。几十年前,我们新中国的使命是脱贫脱弱,衣食足,吃饱饭活下去,年轻的头脑和双手在田间地头,在工厂车间,用钢铁之躯去慢慢的去塑造一个像钢铁一样今天这么坚固的国家。但是今天的时代使命,变成了在这个钢铁一般的外壳下,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家庭,是不是能够活得有尊严,还有做梦的权利,每一个孩子是不是还有去超越他父辈的可能性。

  每一个平凡中国人的梦想是可以对着自己的孩子说,无论是农村的、城市的,我希望你可以过得比我好。而每一个平凡中国人的尊严,是在实现这个梦想的过程中,可以不再流血,少流泪,被理解,被陪伴。黑土麦田,秦玥飞,让我们今天都看到,这样的一个使命正在实现。


马丽:《无悔乡医路》

http://tv.cntv.cn/video/VSET100205289136/2ddd5b28e1264207bbf33199bd10db68

  大家看到,这是2015年记者朋友跟随我出山买药时的一张照片。索道下面是奔腾的雅砻江,我要出山必须先把自己装进这个笼子,从铁锁桥上滑到对面。我肩膀上挎了一个小箱子,一看到这个,大家就猜出了我的职业——乡村医生。
  我叫马丽,来自四川大凉山冕宁县健美乡洛基村卫生站。2001年我从卫生学校毕业,离开县城老家,我选择来到这个地方去当一名乡村医生,而且一当就是15年。
  一开始这里的条件几乎把我吓跑,它没有公路,没有自来水,没有商店,一间四面透风的土坯房,一张几块木板支成的床,那就是我的卫生站。起初村民们并不认为我能在那里留下来,可是三年过去了,我还是没有走,在我一次次帮他们把病治好以后,他们相信了我,而且开始依赖我。可这时我却不想留下了。
  那是2004年9月的一天,一位放羊的老人在山上摔了一跤,滚下山坡十多米,家人们急忙来接我去看一下。我在返回来的路上一不小心摔到了山崖下,乡亲们连夜就把我送到了医院。而就是这一跤却断送了初为人母的喜悦,三个多月的孩子流产了。更严重的是因为子宫严重受损,我这一生从此再也不能怀孕了。我怨恨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我为方圆80多公里的村民接生了476个孩子,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例意外。为什么我自己的孩子就不能平安落地?为什么上天要剥夺我做母亲的资格?
  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,在我决定离开的那天早上,我打开门,顿时把我惊呆了,门口早已站满了连夜赶来为我送行的村民,他们来自四县八乡,每一张面孔我都是很熟悉的,他们只有一个目的,只是为了赶到铁索桥为我送行。
   突然一个泪流满面的孩子从人群中跑出来,一下抱住我的大腿,他哭喊道:马娘娘,你不要走,不要走,我不要你走。这个孩子是我亲手接生的,现在都长那么大了。孩子的哭声一下子戳痛了我的泪点,我和孩子抱头痛哭,乡亲们也跟着稀里哗啦的哭成了一片。
  我再一次咬咬牙,咽下泪,狠下心,跟大家说:我不走了,我留下来。可这一咬牙就是12年,我踏遍了健美乡周围的每一个沟沟槛槛,只要村民的一个电话,我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有的时候人做一件事并不是出于某个高尚的目的,是为了让自己心安。
  在中国,像我这样的乡村医生保守估计也将近有130万,而我,只是他们中很普通的一员。我所在的这个村方圆80多公里,14个自然村,名副其实的乡村医生就只有我一个。
 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年轻的医生来过,基本上都是十天半个月,最多也不超过一个月,他们就会离开。如果有一天我要是不能干了,我实在干不动了,那这里的村民应该怎么办?
  他们说我是这片土地上唯一一个与疾病和死神做抗争的人,可是我多么希望有两个战友,只要多一点点力量,那片土地上就会有更多的人免于疾病的困扰,只要多一个医生,多一个,那些村民的健康状况就会得到更多的提升。
  此刻我站在这里,心里却记挂着那些纯朴的老乡,不过没关系,明天我就回去了,即便是没有战友,没有支援,我依然会孤军奋战,竭尽全力坚守好自己的岗位,这是我的使命。我为此骄傲。谢谢大家!


北大才子送快递,端盘子,蛰伏30年后,竟一举颠覆数学界
http://www.weixinla.com/document/90809497.html

  眺望人生的寂寞岭,又有几人,愿当守寺的扫地僧?

  “北大扫地僧”

  “庾信平生最萧瑟,暮年诗赋动江关。”

  61岁的张益唐这样形容自己。

  三年前,一篇《素数间的有界距离》,被数学界最高期刊《数学年刊》强烈推荐发表之后,这个沉寂了三十年的人,瞬时成为了数学界的传奇。他的证明,给孪生素数猜想证明开一个真正的“头”。意思可以理解为,本来数学家在这个猜想里大海捞针,而他把大海变成了湖泊,还提供给别人继续缩小范围的方法,这让他获奖无数。

  不懂数学的人,并不觉得有什么厉害,但就像运动员们,会为了0.01秒的进步经年努力,数学也需要不断地突破瓶颈。只是这一次,在孪生素数猜想被提出100多年后,它被张益唐证明,从此数学家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,开始攀登其他高峰。

  《数学年刊》出了名的严格,几乎所有论文,都要经过1到2年的审核,而张益唐的论文在三个星期后,就被杂志采纳了。他的审稿人是数论界的顶级专家伊万尼克,他罕见地公开了自己审稿人的身份,高调地表示:“这是一个有历史性突破的重要工作,文章漂亮极了。”伊万尼克说:“他的论文将引发持续性的优化和雪崩式的改进。”哈佛教授马祖尔表示:“为他的坚韧、勇敢和独立而感动”……

  但谁能想到,在被世界认可之前,这位学术卓越的数学家,竟半生漂泊在外,一直默默无闻。

  出生上海,文革期间随母亲下乡读干校,9岁他开始研究勾股定理,对所有的数学猜想充满好奇。那个特殊年代,取消了大学制度,迫不得已,他只能去北京的锁具厂当工人。1978年高考恢复,他匆匆地考了一次,成绩不太理想,但第二年重新再考,他却敲开了北大的门。数学系是他唯一的选择,那时候,他是北大数学系最出名的才子,同班同学王小东说:“在我心里,他是唯一一个数学天分比我高的。”以优异的成绩本科毕业,又顺利在北大完成硕士学业,甚至时任校长的丁石孙,都极力推荐他去美国深造。

  于是一个箱子,一个挎包,一双木头筷子,还有一本《古文观止》,他去了普渡大学就读博士。导师是台裔数学家莫宗坚,两年就写好了博士论文,但论文让导师的理论被检验出错误,这让张益唐几乎无法毕业。博士只能就读七年,终于在最后一年,他交出了自己的博士论文,导师莫宗坚通过了他的论文,却不肯为他写推荐信。这意味着,走学术研究路线的他,不会被任何研究机构录用,他又因为不满意自己的博士论文,不肯发表出去,从而失去了在数学界立足的机会。

  成名之后,他闭口不谈当年和导师的过往,即使对最亲密的朋友也缄口,“这个事情就过去了,我不想谈。”没有成就,他拒绝了丁石孙校长请他执教北大的邀请,这个决定他没有解释过,但是朋友们看得出来,他在争一口气。

  不搞学术了,还是要生存,朋友在肯塔基州开了一家赛百味,知道他的境况,邀请他过去帮忙。送快递,端盘子,在汽车旅馆做小工,赛百味做收银员,没有固定收入,他只能住在朋友房子的地下室里。

  好友说:“他的才华一直没有被很多人认识到,甚至有些跟他很近的朋友说他到处漂流,甚至到处蹭饭,对他相当过分,甚至给他脸色看,都有过。”

  到了新世纪,校友唐朴祁在英尔特公司上班,找他解决一个数学问题,他花了一个星期完成,唐朴祁惊觉,七年过去了,他依旧是那个才华洋溢的北大才子。唐朴祁和另一个校友葛力明看不过去,帮他在新罕布什尔大学谋了个职位,临时讲师,工资一课一结,过了好几年,才转成正式讲师。平时堪称沉默寡言,但讲学极为幽默,他的热情都在数学上。

  48岁他和一个华裔姑娘结了婚,但是婚后不常在一起,妻子海伦知道他需要孤独,她不理解他的研究,但是理解他的为人,她能做的就是不去妨碍他。孤独不是一种状态,而是一种选择。张益唐就是那个选择了孤独的人。

  可与传统意义上的天才狂人不同,他并不是苦行僧,有很多爱好,甚至有过目不忘的能力。极爱俄罗斯文学和古典音乐,对武侠世界也颇有高论,他对文学、历史、政治的谈论,使朋友常常为他惊人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倾倒。

  爱因斯坦说过:“我不能容忍这样的科学家,他拿出一块木板来,寻找最薄的地方,然后在容易钻透的地方钻许多孔。”张益唐可能就是爱因斯坦,最欣赏的那类科学家,他本可以研究几个小问题,发表许多好文章,为自己赢得名利。但是他不愿,不肯做小问题,他只想和数学的灵魂直接对话。只有完美的东西,他才愿意发表出来,孪生素数猜想被研究了很久,

  直觉告诉他,自己应该可以解决。

  那一天去看朋友音乐会的排练,出发前二十分钟,他去朋友家后院散步,后院经常有小鹿出没,他想看看鹿会不会来。他坐在树下,没有等到鹿,却等到了一丝顿悟的灵感,仿佛就在那个瞬间,他感觉自己跨越了挡在孪生素数面前的那根发丝。后来他什么也没说,还直接和朋友去了音乐会,回去之后的几个月里,《素数间的有界距离》问世了。

  当《数学年刊》打电话给他的时候,他丝毫没有声张,只对妻子说,“你这几天注意一下新闻,可能会有关于我的。”妻子完全没有领会意思,不过可爱的是,当网上铺天盖地张益唐的新闻时,妻子海伦给他打电话,告诉他既然出了名,记得把头发梳好。多年的好友,在别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,给他打电话,他回了一句,“哦,你也知道了啊。”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论文发表之后,张益唐受邀去哈佛演讲,座无虚席,甚至走廊都坐满了人,抢不到位子的,在网上守直播,他们想看看这个牛人到底会说些什么。

  成名之后,依旧低调淡定,“我的心很平静。我不大关心金钱和荣誉,我喜欢静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新罕布什尔大学的教学依旧进行,有人问他会不会觉得庙小,他觉得无所谓,以后也可能会发生变动,因为遗憾这里找不到好学生。

  20年未归国,回国的时候,领事馆的人质问张益唐,为什么不回国。极少生气的他,第一次拂袖而去,他说如果回国,绝对不可能有今天的成果。

  “世俗压力太大了,你躲不开的,你要不出论文,你就会怎么样怎么样。我自己可以沉住气,我不要这些东西,但你的家人、亲朋好友不答应,在美国就没有这个问题。我欣赏美国的地方是你在一个快餐店打工,在一个超级市场收钱,没有人看不起你。在美国我还是我,但回了中国我就不是我了。”

  蛰伏三十年,无人理解,不受认可,天赋可以承担短暂的精彩,但唯有坚持,才能赋予永恒以改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